返回

第2章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

    说着看一眼成刚,脸上带着欣慰跟幸福。这个老公可是她的骄傲。

    风淑萍目光落到成刚的脸上。成刚便回答道:“是的,婶子,兰花说得不错,我们已经登记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风淑萍才放下心来,她最怕女儿给人耍了。

    她再度看一下成刚,挺满意的。再看自己女儿,进城才半年,就变样了。长发垂肩,烫得蓬蓬松松的;一身的牛仔服,把她的好身材显露无遗;胸脯高高的,似要破衣而出;屁股又翘又圆,诱人犯罪,跟出门时的那个土气姑娘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嘿,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呀,在村里不怕被人议论吗?别看现在时代不同了,可这个小村子的思想还挺保守的。在惊喜和忧心之中,风淑萍将心爱的女儿跟女婿让进了屋里。想到马家那事还没有了结,儿子吉凶难料,风淑萍便没法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风淑萍将两人领到西屋。她家是三间房,瓦盖土墙。西屋以前给儿女们住的,自从丈夫死后,她也搬到西屋,将东屋给了儿子睡。

    成刚一打量屋里,挺简单,一铺大炕,一头是火墙,一头是一个大立柜,样子很古老。柜子的玻璃上有财神和鲤鱼跳龙门等式样的年画;地上靠墙是一个梳妆台,台前是一个腿了色的北京凳子;台旁是个老式地桌。棚是用报纸糊的,坑坑洼洼,有鼓肚、有瘪肚的,缺少美感,但糊得却是整整齐齐,非常规矩,一看就是女人干的活儿。再看那炕,铺着米黄色的炕革,上面有些方块和圆形间隔的图案。这一切都叫成刚感到新鲜,他活了这么大,从没有离开过城市。以前看农村时,只是在电视上、小说中看到,没太大感觉,真到了农村时,才感受得比较深刻。

    一在炕沿上坐好,兰花就笑呵呵地拿出东西来。有化妆品,有衣服、裤子、裙子,还有不少食物跟水果,都是城里才买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风淑萍看得眼花缭乱,不禁问道:“兰花,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钱”,

    兰花看一眼成刚,对母亲得意地说:“都是你女婿掏的钱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瞧瞧成刚,问道:“成刚,你在城里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成刚规规矩炬地坐在兰花身边,恭敬地回答道:“我在一家公司做广告设计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广告设计,淑萍也不大清楚,只好点点头。

    兰花知道母亲不懂,就解释道:“就是帮人设计广告的,设计的东西通过了,就按价给钱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问道:“个设计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成刚回答道:“几百到几千不等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一惊,感慨道:“这么多钱呀,要是一天设计出一个卖,一个月下来,可就发了。”

    成刚听了暗笑,但他没有笑出来。兰花却忍不住了,笑出声来,说道:“妈呀,不是那么算的。对了,大姐呢?”

    风淑萍脸上一热,知道自己是外行,赶紧回答女儿的问题:“你大姐还没有下班呢。”

    兰花又问:“小妹她晚上回来吗?”

    风淑萍又答道:“今天不是周日,她不回来的,平时住在你舅家。她每次回来都念叨你呢,想你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兰花甜甜地一笑,说道:“这个小丫头是惦记我给她买好吃的吧?”

    风淑萍也笑了,说道:“还小吗?都十六岁了,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兰花嘿了一声,说道:“胆小丫头,一定更漂亮了,将来得找个大人物才行,我们好跟着借光。”

    说着瞅了一眼成刚,成刚只是笑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兰花又说道:“妈呀,我刚才在村口看到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忙问道:“怎么样?他跑远了吗?没让人追上吧?”

    兰花叹息道:“嘿,他还真成逃犯了?怕什么,打了就打了,好汉做事好汉当。再说了,那小子也真欠揍。村长的侄子又怎么了?村长也得讲理呀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叮嘱道:“你小点声呀,让人听见不好。”

    兰花笑了笑,说道:“妈,你告诉我,弟弟那辆摩托车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风淑萍皱眉道:“还能哪里来的?还不是我买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兰花哎了一声,不满地说:“妈,你怎么能这么宠着他呢?他赌钱输了那么多,快把咱们几个给输掉了,这样下去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无奈地说:“不买给他,他不干呢。他说了,有了摩托车,以后就不赌钱了。”

    兰花忙问:“那他改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一脸的不层。她心想:狗改不了吃屎。

    风淑萍一扬眉,回答道:“这一周以来他没有赌钱,跟我上田里干活。”

    兰花点头道:“真是难得呀,看来我看错他了。”

    风淑萍心道:你哪里知道呀,家
第2章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