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586章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

    成刚搂着她的肩膀,说道:「没关系,可以干别的。」他指指自己的玩意,又说道:「兰花,你把它舔硬,让她们看看我老婆的本事。」

    兰花含羞一笑,说道:「好吧,听你的,谁教你是我老公呢?」

    成刚坐在床头,她双手握棒,闻着那熟悉的男人气息,深吸了几口气,然后伸出香舌,无限深情地舔起来。

    粉嫩的香舌,暗红的龟头,轻微的声响,香艳的画面,看得众女都芳心如蜜,春心荡漾;尤其是兰雪,忍不住呼吸急促,美目盈盈欲滴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成刚便向她招手,说道:「我的小老婆,你也过来舔吧,你一定很想吃姐夫的大鸡巴。」

    兰雪便喜滋滋的蹦跳着过来,说道:「姐夫,我最喜欢你的大鸡巴了,喜欢它操我,也喜欢它被我舔。」声音又嗲又骚,听得成刚飘飘然。那肉棒已硬如大炮,翘得老高。

    姐妹俩一个蹲着,一个弯着腰,都像吃雪糕般吃起大肉棒。尤其是兰雪,将肉棒含在嘴里,动情地套弄着,一脸的浪态,表现了前卫美少女的巨大魅力,让大家刮目相看。兰花只好去摸蛋蛋、亲大腿了。

    成刚望着美貌的二女给自己服务,心里大乐,那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也像电流般击打着他,使他不时发出呻吟声,呼吸急促,脸也红了,两眼放光,望着剩下的二女坏笑。

    只见兰月原地不动,脸如桃花,泛着红霞,一双美目时而看成刚;等成刚看她时,她又看别处,一副躲避的样子;而风淑萍则低下了头,俏脸比兰月的脸还红。娇躯偶尔还颤一下,有时抬头偷看,又满脸羞涩,那样子一点不像懂风月的熟女,倒像是初恋的少女,或者是将入洞房,等着新郎开垦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二女相比,各有各有风采。少女令人着迷,熟女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成刚向二女招手,示意过来。兰月不动,却对风淑萍说:「妈,他在叫你呢,他想宠幸你了。妈,你空虚寂寞这么多年,快过去让他疼你吧,不要浪费好时光啊!」

    风淑萍看着成刚脸上的坏笑,心里又甜又怕,转头看兰月,说道:「兰月,你会不会觉得妈很不要脸?」

    兰月双手一拉风淑萍的胳膊,说道:「妈,你还年轻,需要一个男人疼你爱你,不只是在白天,也在夜里、被窝里。」说到后面,她的声音中有了笑意,令风淑萍感到又温暖又难为情。

    那头的成刚叫道:「亲爱的妈,你再不过来,我就去抱你过来了。」风淑萍这才犹豫着向床挪步,越往那里挪,心跳越快,她知道今晚大致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她到床前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,有点手足无措。成刚一笑,说道:「妈,你上床来跟我亲嘴。」

    风淑萍对他一笑,缓慢地脱鞋上去,坐在成刚面前,成刚夸道:「妈,你今晚真美,真诱人,我好想操你。」伸嘴便吻她的唇。众人在旁,她还有点不适应,起初还躲闪,亲了几下,便凑上去,让他尽情享用了。她的身体越来越热,欲望也越来越强;但她是淑女,不肯主动要求做爱。

    那边的兰月饶有兴趣地观赏着,芳心如醉,虽然这沉醉中还有点酸意。毕竟她把成刚当成自己的丈夫,和别人分享丈夫,她是有点不甘心。可是,那又能怎么样呢?自己毕竟不是他合法的妻子,兰花才是。如果自己是他的妻子,会让他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自己面前干别的女人吗?只怕自己的心胸没那么宽大。

    她看着两个妹妹服侍男人。这时候,兰花将龟头含到嘴里品尝,而兰雪则将蛋蛋吸进嘴里,还发出唧溜唧溜声,玩得入迷。再看风淑萍,已经比刚才热情了,已将自己的舌头伸进成刚的嘴里,让他吸吮。她还自己将睡衣都脱了,露出了只穿着内衣的肉体。

    今晚,她也换上了具有神秘性的黑色内衣。胸罩的罩杯稍小,风淑萍的奶子有一半露在外面,又鼓又圆。再看内裤,也只能包住一半,那雪白的大屁股真诱人,连兰月都想伸手摸摸。

    看成刚不只是亲她,手也上去,一会儿抓奶子,一会儿捏屁股的,爱不释手,那个贪婪与痴迷令兰月有点醋意。她同时也佩服风淑萍,都四十多岁了,那风情与魅力一点不比她的女儿们差,看成刚的态度,对她的喜欢只怕不低于自己。

    她心想:『妈苦了一辈子,总算等到幸福的日子了。那就让我的男人,你的女婿给你安慰吧!想要时,就让他操你好了,他的鸡巴够大,保证把你的屄都操红、操烂。』

    这么一想,兰月自己都觉得羞涩了。她本是一个很高雅、很自爱的女孩,可是现在,她敢于用粗话、用下流词,看来自己也变坏了。这么一想,她的心里复杂极了,一会儿觉得自己可爱,一会儿又觉得可恶。

    
第586章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